的鞋垫,从春花到秋实,从寒来至

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多少年过去了,我一直穿着母亲手工制作的鞋垫,从春花到秋实,从寒来至暑往,走完四季的轮回;从儿时母亲手工做的棉鞋到现在自己买的运动鞋,鞋垫陪我走完了懵懂的青春。去年的一天,母亲打电话问我穿多大的鞋,她说再给我做十双。我疑惑的问母亲为什么要做那么多,我穿不完。母亲说她眼睛看不清楚了,这是最后一次给我做鞋垫了,多做几双,多穿几年。听到这里我不禁留下了眼泪,瞬间感觉母亲已经老了,而我却远在千里之外不能尽孝

共 0 个回复